标签归档:平度事件

平度被烧死守地农民 媒体揭“抢尸风波”真相

发生在山东省平度市的“3·21”火灾造成一死三伤。此事在网上迅速传播和发酵,3月22日事发地又传出“抢尸风波”。事件真相究竟如何?《法制日报》记者赴事发地进行了调查。

3月21日凌晨2时左右,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村民看守被征农田的帐篷起火,造成4名守地村民1人死亡、3人受伤,一时间舆论大哗。次日,“200警察22日凌晨‘抢走’死者耿付林遗体”的消息又将协助家属将死者遗体运走尸检火化的平度警方推上了舆论浪尖。

事情发生后,本报记者当即赶赴平度市,采访了死者家属、受伤村民、办案民警、知情村民及村庄街道的负责人等各方当事人,以求尽最大可能还原这起因征地补偿纠纷引发的村民伤亡事件真相。

人为纵火致村民一死三伤

“那天晚上风特别大,刮得帐篷呜呜作响,夜里一点多,快两点的样子,我们几个躺在床上还没有睡着,我看到帐篷突然着了起来,火好像是先从东边烧起来的,接着整个帐篷就全着了,掉下来的东西把我的羽绒服也引着了。”22日下午,在潍坊市人民医院,躺在病床上的杜永军痛苦地回忆着当天着火时的情形,“我把羽绒服脱掉拼命地往外跑,跑出来后,回头发现耿付林已经倒在帐篷门里,身上还冒着火,我就赶紧用灭火器给他灭火,可惜已经晚了。”

记者了解到,当日在帐篷内看守田地的共有4位村民:耿付林、李德连、杜永军、李崇暖。63岁的耿付林因行动不便被大火夺去了生命,57岁的杜永军和63岁的李崇暖两人脸部、手足被烧伤,曾经当过兵的李德连是第一个跑出去的,由于伤情较轻在被送到医院后自行离开。目前,凤台街道办事处和杜家疃村已经为杜永军、李崇暖垫付了5万元的医药费,并派驻专人帮助家人照顾杜永军、李崇暖二人。

“由于村民们迟迟拿不到征地补偿款,在多次反映无果后,村民们才自发组织起来,搭建帐篷轮流看守被圈占的耕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没想到却遭了这么大的难。”杜永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警察已经向我们详细调查了事情经过,我希望警方能早日破案,抓到放火的人,还我们一个公道。”

伤情稍重的李崇暖和杜永军在同一个病房,记者采访时他刚刚入睡,记者没有惊动他。李崇暖的三弟表达了和杜永军一样的愿望。

“21日凌晨两点多,我们接到群众报警后,就组织民警及时赶到现场,经过现场仔细勘查和初步侦查,我们已初步确认这是一起人为纵火案件。”平度市公安局副政委石德欣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目前,我们正全力组织警力侦破案件。”

记者了解到,山东省公安厅、青岛市公安局也已组织刑侦技术人员赶到现场指导、协助侦办此案。

“警察抢尸”实为协助家属运尸

“运走尸体是我们自愿的,二百多名警察我没有看到,我看到的也就二十几个警察。”针对网传“200警察22日凌晨‘抢走’死者耿付林遗体”的消息,死者耿付林的弟弟耿付春进行了纠正。他告诉记者,当日凌晨,亲属们经过商量后同意警方的建议将遗体拉走尸检。尸检结束后,亲属们自行将耿付林的遗体进行了火化处理。

“当时的场景是死者亲属想把尸体运走,但现场十几个村民一直阻挠,不让动尸体,一直拿尸体说事,家属非常无奈,所以尸体一直停放在现场。当天凌晨3点多,死者家属请求现场执勤民警协助,才把尸体运走的。”当晚在现场执勤的平度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长韩登强告诉记者。

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曹颖杰也告诉记者,“3·21”火灾事件后,死者亲属希望将尸体交给警方,进行尸检,尽快破案,当晚是一些村民一直阻拦,死者耿付林的亲属也要求尽快将尸体火化,让死者入土为安。

记者了解到,22日晚,除了为耿付林守灵的几个亲属外,确有十几个村民拿着铁锨和木棒自发地来到现场“助场”。

针对当晚现场为何有大量民警的质疑,石德欣也给出了解释。他说,由于案发现场处于几个路口,围观来往群众比较多,民警需要保护现场不被破坏,另外还有一些民警在走访调查,再加上尸体还没有检验,这些都需要民警来处理。

“平度市符合尸检条件的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市医院的太平间,第二个就是殡仪馆。”石德欣说,“21日我们勘查现场后就向家属提出进行尸检的要求,但是由于个别人员的阻挠,一直无法将尸体从现场运走,当天家属们找来了一个冰棺盛放耿付林的遗体。”石德欣介绍说,22日凌晨3点多,家属们协商一致后向在现场执勤的民警提出了协助运送尸体进行尸检火化的请求,民警们才帮助家属将尸体运到了殡仪馆。

“因为担心棺材内尸体腐烂,再不处理无法挪动尸体,经商议后请求公安机关协助运出尸体进行尸检火化,不存在‘抢尸’的情况。”耿付春再次向记者解释说。

征地补偿意见不同引发惨剧

“这都是征地引起的,从圈地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们,也没有人和我们签署任何协议,更没有给一分钱的补偿。”说起事情的起因,躺在病床上的杜永军有些激动,记者制止了他试图起来表达的努力。

“去年八九月份,再有十来天玉米就成熟的时候,一伙人突然就把我们玉米给毁掉了,并开始修建围挡。怎么征地、如何补偿、一亩地该给多少钱,从来没有人说过。”杜永军的妻子接着解释说。

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被圈占的土地共有130多亩,分别归属杜家疃和东关村。其中,杜家疃80余亩,其余的是东关村的。杜永军一家被圈占了2.4亩。由于施工方拿不出任何手续,双方发生多次冲突,村民们也多次找到村委会、街道办、市政府反映情况,但一直无果。从今年3月5日起,村民们自发轮换守在工地入口,阻止施工车辆进入施工。3月8日,村民们又在工地入口附近搭了个帐篷,每晚4人住在帐篷里轮流看守。

“围挡围起来的土地有130多亩地,地是政府征的,当时我们村拍卖了81亩左右。”杜家疃村村支部书记江胜军坦承,但他不认同村民没有补偿的说法。他说,去年的4月8日至9日,地上附着物(青苗补偿款)已经按照每亩2.5万元支付给村民了,村民已经签字领走该款项。

“安置补偿费的标准是每亩4.5万元,村里已经按照每亩1.7万元的标准向村民进行了支付,还有20多户没有领取,而剩余的每亩2.8万元正在做方案,还没有分给村民。”江胜军解释说。

江胜军认为,村民所说的没有领到一分钱,指的应当是政府在2014年2月27日给村里的1500万元土地增值收益费,但因为这笔钱是留给子孙后代的吃饭钱,有要求不让分给村民,这笔钱每年有90万元左右的利息,这份利息村里可以研究方案进行分配。

曹颖杰向记者解释道:“增值收益是指这块土地挂牌拍卖后,市政府按照30%的收益返还到村里,作为村里的公共积累,村庄两委研究决定,用这笔资金所产生的利息做村里的修路、低保户补助等公益事业。”

凤台办事处总支书记张洪永也认为,部分村民阻拦施工方不让施工,就是要分掉增值收益费。他说,早在去年4月8日至9日,村民就领取了附着物款,并签订了保证书,保证领取地上附属物(包括房屋)补偿后,在4月30日之前把地清理出来,过期后视为自动放弃,村委及施工单位有权处置地上的附属物。

平度官方微博回应难释疑虑

平度市征收的这块土地到底干什么用?有没有审批手续?给村民的补偿有没有村民签收的手续呢?双方的陈述为什么差距这么大?3月22日,记者多次和平度市有关部门联系,希望看一看征地审批手续和村民的补偿费用签收手续以及这130亩地的使用情况,但一直未果。

经过反复沟通后,当地人员要求记者查看他们随后发布的微博。今天上午,记者收到了平度市如下回复:

近日,网上有不少关于“3·21”事件涉及非法征地拆迁等议论。经平度市国土部门调查核实,该地块土地手续合法,征地补偿均已到位,不存在非法征地、非法拆迁问题。

“3·21”事件涉及到的拟施工地块位于苏州路西,厦门路南、规划朝阳路北间,围挡面积125.36亩。该宗土地经省政府批准,以两个批次全部办理农转用征收手续,征收程序合法。土地补偿费已足额拨付。截至2013年5月16日,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费340余万元、征地补偿费604余万元已全部拨付到村,其中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费于2013年5月底前全部兑现到村民手中。

围挡土地中已有81.59亩(此次事件村民临时搭建帐篷正处此地块中)严格按程序公开出让,土地供应手续完备。具体为:2013年9月28日,经市政府批准对该地块进行公开出让;10月1日在《青岛日报》发布《平度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拍卖出让公告》;10月22日对该地块进行拍卖出让,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竞得该地块,并在规定时间内足额缴纳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价款。

围挡土地中的剩余部分已属手续完备、补偿到位的国有土地,为了该区域整体美观和施工临时需要统一做了暂停围挡,待今后根据有关项目建设需要再公开出让。

对于这份回应,杜家疃村村民并不买账。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被圈占施工的土地有130多亩,即便市政府公布的是真的,还有约50亩土地没有出让,开发商占地显然不合法。更何况,征地公告我们也没有看到,也没征求我们的意见,也没和我们签署征地补偿协议,他们这地是怎么批下来的?

采访中,杜家疃村一些村民一再向记者表示他们确实没有拿到政府所说的补偿款。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