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平凉市彩礼

甘肃平凉农村结婚彩礼十余万

前几天,我跑了一趟甘肃平凉、庆阳地区。所到之处,人勤春早备耕忙,一派春意盎然之象。然而,采访之余,听闻当地令人咋舌的“天价彩礼”现象,震惊的同时,更引发深思。

在庆阳、平凉农村,娶媳妇彩礼动辄十万多元,个别的二三十万元。有位当地的朋友统计了平凉各县区的结婚费用后发现,上涨的不光是彩礼,结婚所需要置办的嫁妆也由上世纪80年代的“三转一响”(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音机)变为“三金一冒烟”(金戒指、金耳环、金镯子、摩托车)外加彩电、洗衣机,再到这两年的“四金一钻”。农村男青年的结婚成本,一路攀升!

数据显示,2012年平凉市农民人均纯收入为4210元。这意味着一个当地青年农民,不吃不喝需要23年才能够攒够昂贵的彩礼钱。“天价彩礼”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面子问题,而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一方面,很多农村青年因结婚而借贷,因离婚而致贫。另一方面,不少农村青年结婚无望,年复一年打光棍,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光棍村。因昂贵彩礼引发的极端恶性法治案件不时见诸报端。

是什么原因推高了西部农村地的婚姻成本?

随着计划生育国策的深入,农村生育率的下降,农村嫁女儿养老的念头在抬升。正所谓狠“宰”男方一笔彩礼钱,以备养老之需。另外,彩礼问题,关乎面子问题。农村盛行的攀比之风,也让农村结婚彩礼水涨船高。如果某家的姑娘彩礼钱低了,会被邻里误认为这位姑娘是“问题少女”。

此外,“职业媒婆”的出现,成为高彩礼重要的幕后推手。他们以此为业,拉纤保媒赚提成。某村一个“职业媒婆”,春节期间开着小车四处为人说媒,一个多月就收入三四万元。据说,一桩婚事说成,媒人将从彩礼中提成10%作为“谢媒钱”。说媒期间产生的电话费、交通费还要求实报实销。

“天价彩礼”之风也同样蔓延至县城。一位刚结婚不久的当地青年自嘲地写道:“一年年不断上涨的彩礼,成为我们这里有男娃的人家最惆怅的事。一次拿出十多万的彩礼,已足以让很多家庭负债累累,更不用说办完整个婚礼了。既然现在的婚姻商品化了,不如让银行和有女孩的人家协商,让想娶媳妇,而又一次性付不起彩礼的男孩,去银行按揭,分期付彩礼,这样就可以娶得起媳妇了。”

“天价彩礼”无疑是在挑战公序良俗。和当地青年人交流,大家最困惑的也是个体的力量难以撼动沉重的社会现实。我国《婚姻法》第三条明确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破除这些陋习需要勇气,更需要社会的倡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