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围剿第三方支付殃及货币基金

针对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监管剧情的确有些狗血。

先是银行欲取消协存提前支取免罚息的优惠,再到设限第三方支付,再到暂时不执行,再到四大行联手封杀余额宝,最新的戏码是央行[微博]鼓励互联网金融。

在各方剑拔弩张战火弥漫之下,余额宝的增速放缓了。随着银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围剿,以及央行对互联网金融的规范,货币基金能否继续保持发行、收益畅旺态势?

降低协存比例

来自天弘基金官方数字显示:截至2月26日,余额宝用户数为8100万;截止到1月15日,规模为2500亿份。坊间传闻称,余额宝规模已经超过4000亿元。这意味着,余额宝规模占货币基金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

“四大行联手封杀余额宝是以攻为守的高招。因为,银行同样是一样市场化的行为。如果四大行有其他的一些功能,而让用户不能离开的话,那也是价值所在。”好买基金研究中心曾令华评价。

银行的变化已经开始,研究客户需求,以客户为中心成为必须。

工商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姜云飞在第六届中国私募基金年会上表示,根据客户需求与承受能力,把合适的产品销售给客户。同时,用互联网精神(客户利益、客户体验放在第一位),把事情做到极致。这是商业银行在整个经营转变中面临的挑战,需要不断地调整,去应对挑战。

不过市场调查却让阿里对余额宝的投资者黏性很有信心。“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调查,余额宝的收益比银行定期存款只高0.5%的时候,仍有75%的用户是支持使用余额宝的。”阿里巴巴[微博]集团副总裁胡晓明公开表示。

从现实层面看,已经有三大国有银行不接受余额宝的协议存款交易了,且货币基金提前支取不罚息的这一特权或许将会被取消。对此,胡晓明回应称,上述3家国有银行此前就没有和天弘基金有过合作。而且,在实际投资中,余额宝也从未动用过这一条款,所以修改与否没有多少实质性意义。

据记者了解,事实上,这一条款与基民是否有不规律的大规模赎回有关。“以前不需要留足够的流动性,如果有赎回,可以提前支取协存。如果提前支取罚息,将对余额宝造成大的打击。这样,余额宝的收益率会下来。”某基金经理表示。

“如果提前支取协议存款不罚息的条款取消,并不会对基金收益产生直接影响。若此政策实施,我们会更加强化流动性管理。”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经理王登峰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无论如何,防范流动性风险,是包括余额宝在内的货币基金无法回避的话题。

“我们每天想的都是赎回的问题,比如做资产配置时,要考虑到多大赎回规模我们能扛得住。资产配置到期安排上,我们的做法非常保守,基本做到了每天都有资产到期,其中60%以上的资产是一个月内到期,应对日常赎回没有问题。”王登峰说。

然而,如果上述优惠政策被取消的话,货币基金经理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是,投资标的乾坤大挪移。因为,按照证监会[微博]相关规定,货币基金投资协存的比例要降至30%。

“从投资收益上说,最好的是短期融资券,不过,短融的全市场存量只有1.5万亿元,而全市场货币基金的规模是1.4万亿元,短期融资券的存量满足不了需求。”南方公司固定收益投资总监李海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债券或将是货币基金经理最可能的投资选择,此外,还有利率产品。“不过,相应的,货基收益会下压一些。”而且,“规模越大的基金,压力越大,这也考验公司的投资能力,以及拿券的人脉。”

对于90%资产都配置在协议存款上的余额宝来说,无疑是无法承受之重。王登峰说,在接下来的资产配置上,存款的配置会逐步减少,会考虑增加债券的配置,投资的比例会逐步调整。

  除了天弘,协存比例在六七成的基金公司不在少数。据悉,除了降低协存比例,以防不时之需,多家基金公司正在产品创新上想点子,设计替代协存的新产品,且研究提前支取不罚息的可能性。不过,这尚需获得银监会、证监会双方的认可,目前尚无结论。

存款准备管理之争

从一枝独秀,到成为众矢之的的道理再浅显不过。作为冲击利率市场化的排头兵,余额宝无疑动了银行的奶酪。

从商业银行的资金来源结构关系来看,活期性资金来源和定期性资金来源的比重大约是1:1,而1年期定期存款至少是60%~70%,因此,定期存款利率可以用1年期近似来替代,那么银行的近似成本为1.68%左右。

“如果活期全部成为货币型基金,静态来看,银行的成本上升一倍。”曾令华分析,“而余额宝正是做这样的事,钱从银行出来,换成货币型基金再存进银行。”

无独有偶,不单单是中国,二十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很多国家也借此完成存款利率市场化,其中也包括美国。在这个过程中,货币市场基金功不可没。

然而,包括余额宝在内的宝宝军团的互联网基金产品的大幅度激增,直接引发了大行的抑制。

工、农、中、建四大行相继下调了支付宝[微博]快捷支付限额,货币基金申购的便利性有所下降。3月中旬,央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被曝光,对个人支付账户充值、转账、消费都采取了更严格的措施。

这也使得有观点认为,未来互联网金融资本金的比例要不要遵从《巴塞尔协议三》,这涉及要不要拨备覆盖,要不要向央行交付存款准备金等核心问题。

“我们认为,货币基金不应该交(存准),因为我们不是银行。”李海鹏表示,监管部门自有他们的判断。

货币基金交纳存款准备金,在美国也讨论过,但最后提案被否,而没有实施。

王登峰说,基本上每天都会与所有开户的商业银行例行询价,但在定价方面,“其实,我们是被动接受市场价格。”

“如果一定要实施,对余额宝收益率可能会产生一些影响。”王登峰强调,我们从来不比拼收益,我们最看重的还是风险控制
  
收益率下滑

很多用户是在余额宝收益率高企的时候开始关注余额宝的。直到现在,比拼收益仍然是客户选择宝宝军团产品的首选要素。

由于资金面宽松,社会资金成本回落,近期货币基金收益也出现下滑。按日结转的货币基金(除短期理财产品)的7天年化收益均值已降至5%左右。

新浪财经互联网理财基金收益情况显示,截止到4月2日,最高收益的活期乐7日年化收益为7.367,而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只有5.357。

李海鹏说,目前货币基金5%~6%的收益率还是吃去年的老本。2013年末互联网金融产品大热之时,正值岁末年初钱紧之际,新进资金多,因此,高收益资产占比高。而且,考虑到春节后资金面宽松,基金经理出于理性往往都会选择货币基金最长的久期配置(6个月)。“如果6个月收益与现在一样,在4.5%~5%之间稳住的话,那么,下半年货币基金收益平均水平约在4点多;如果6个月收益略高一点的话,全年收益可能在5%以上。”李海鹏判断。

2013年余额宝刚成立时,收益率也就在3%~4%,后来由于年底资金面紧张,收益率一度到6%。从成立到年终,余额宝平均收益率为4.9%。

2011年到2013年,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在3.5%~5%之间,这也是货币基金正常收益区间。然而,各大电商补贴收益率的结果是,“现在4%客户都不满意,”某基金经理抱怨,“如果货币市场走弱,余额宝的收益回归也是一个稳定地回归过程,不会说突然间掉下去。”

其实,货币市场基金收益率水平取决于央行的货币政策。

“余额宝的收益是跟着市场走的,短期资金利率下降,余额宝的收益也会下降;如果资金紧张,利率上升,它的收益率也会缓慢上升。只不过因为我们体量大,所以市场对我们的影响相对滞后。”王登峰说。此外,业内人士分析,用户选择余额宝等产品,无非是看重其高收益和方便快捷的用户体验。但是,随着收益的持续下滑,再加上,一旦协议存款提前支取不罚息政策取消后,货币基金或将面临更大的垫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