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关闭快捷支付PK支付宝战开始

近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一篇《支付宝,请扛住!》的檄文,将四大国有银行摆在了对立面。这回四大行不仅是马云眼中垄断与权力的代言人,还是联手封杀支付宝的“四大天王”。

银行为何要限制快捷支付限额?
  
客户在绑定银行卡之后的每次支付或划款,只需要通过手机发送的支付机构的动态验证码,就可以从银行账户划转资金进行支付。
  
“快捷支付本来是为小额支付开通道,风险也应在可控范围,现在完全异化了。”一位监管机构的资深人士说。
  
“这种方式确实为客户提供了资金划转的便利,使客户体验很好,但和银行普遍采用的账户密码和硬件(如U盾、电子密码器)相结合的认证方式相比,安全性存在明显隐患。”业内人士称。
  
交易对手机的依赖性提高了,一旦手机丢失、注册时信息泄露或者手机被植入木马病毒,绑定快捷支付手机号便容易被篡改,这么一来,资金交易的大门是敞开的。
  
商业银行更深层的担忧在于,一旦快捷支付被盗案件发生,自身在法律上处于不利地位。
  
随着2011年86号文出炉,银行便开始着手推动支付机构按照监管要求,完善客户身份识别管理,正如王鈜所言,根据国内相关法律,如果没有经过客户授权,客户出现什么问题的话,银行将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
  
网银向支付宝转账并未做调整
  
快捷支付模式下,一旦客户信息被泄露,客户大额资金有可能被盗划。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银行有必要对快捷支付进行限额管理的逻辑所在。
  
2月底开始,工行、农行、中行已经下调了用户使用支付宝快捷支付的额度。其中,工行的额度由原先的单笔5万元下调为5000元,每月限额则从20万元降为5万元。中行、农行则将额度从原先的单笔5万元降为单笔1万元。
  
通过网银渠道向支付机构转账,没有任何限制。银行仅仅对快捷支付业务调整了限额,并非对储户向第三方支付机构所有转账都设置限额。
  
如此一来,马云“檄文”开篇剑指四大国有银行一致行动,“强令限制储户转向支付宝的资金额度”,这句话本身即存在相当大的误区。
  
至于快捷支付限额管理后,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将如何应对,这仍有待观察。
  
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介绍,按惯例,快捷支付模式下,银行与支付机构利益分成模式主要三种。
  
第一种模式,将快捷支付业务作为普通电子商务业务来看待,银行按照业务量的一定比例来收取一定的费用,这一比例大概在千分之一以下。但是目前这种直接交费的模式亦越来越少。第二种模式,支付机构以一定期限(一般为一年)为单位,跟银行谈一个打包价,银行议价能力更低。第三种模式,支付机构不付费,而以一定额度的存款承诺作为交换条件。
  
从现在支付机构的态度来看,短期内支付机构会有一些针对限额政策的反弹性措施,包括费用问题,比如采取不付费,转走存款等。
  
误区:限额快捷支付旨在打击余额宝
  
3月22日,建行下调了其用户通过支付宝快捷支付网上消费及购买余额宝的额度,幅度从原先的单笔5万元降为5000元,每月不超过5万元。
  
“客户购买余额宝类产品,无非是用的是支付宝账户里的余额,只要充值就可以无障碍购买,这跟快捷支付没有关系,对快捷支付进行限额管理,也无法限制大家通过网银充值等方式去购买余额宝。”
  
3月中旬,《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第三轮征求意见曝光,央行拟对支付账户充值、转账和消费采取更为严厉的限额管理;随后,支付宝官方表示,“基于我们对政策的理解和跟监管部门的沟通,支付宝快捷支付用户申购和赎回余额宝,现在和未来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请大家放心。”
  
不过,这其中或许存在一定误解。
  
正如一位电子银行从业人士介绍,央行规范的是支付机构整个虚拟账户相关的支付行为,包括充值、转账、消费。购买余额宝的行为,实际上是一种消费行为,与资金来源实现的技术渠道没有关系,快捷支付最终还是通过支付宝账户来购买天弘基金货币基金产品的,因此,一旦政策成行,快捷支付并不足以成为支付宝们规避监管的一种手段。
  
支付宝:我违法工商银行就是知法犯法
  
针对媒体关于“工行称快捷支付3年来一直违法,下调限额并非打压余额宝”的报道。对此,支付宝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其内部员工的投稿,质疑“快捷支付3年来一直违法”一说,称快捷支付若违法,工行就是知法犯法。
  
这篇由支付宝资金结算部员工唐剑撰写的文章称,快捷支付首笔支付前,支付宝会将用户姓名、卡号、证件类型及号码、手机号码等信息通过专线快递给银行,有银行直接进行验证。全部匹配验证通过后,支付宝还会向银行验证通过对手机号码发送动态验证码,只有客户验证码回填成功后,才能支付成功。
  
文章说:“这种通过非公开的专线校验的方式相比走公开网络、容易被木马劫持的跳转网银方式要安全的多,也是通过网络渠道最安全的方式。跟86号问里要求的“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并没有冲突。所以违法到底违法在哪里?”
  
文章反问,工行高管说快捷支付一直是“违法”的,但包括工行在内的170多家银行都跟支付宝进行着快捷支付合作,而银联、工行也都有自己的快捷支付,开通形式和验证方式和支付宝的快捷支付完全一样。是不是说,工行一直是在知法犯法,大家都违法了?
  
文章认为,四大行带头限额违法《反垄断法》相关条款,属于垄断行为,涉嫌不正当竞争。
  
针对工行高管称通过网银渠道转账没有任何限制,这位名叫唐剑的员工在文章中质疑,“手机支付的时候你给我插个U盾试试?每天2500万笔移动支付,你让用户都去手机上插U盾?”
  
文章最后表示,“快捷支付已经占据了目前用户网上支付60-70%以上的比例,如果今天限额甚至明天取消,那么绝对多数人以后在手机上付款的那么一点小小的乐趣将从此被剥夺,中国在移动支付上的全球领先地位将彻底丧失。”
  
工行:快捷支付接口统一至杭州 支付宝如配合就没影响
  
针对今日媒体报道工行正逐步关闭快捷支付,工商银行晚间发声明称,支付宝在工行快捷支付接口数量减少,在技术上对交易不会构成任何影响。工行相关人士解释说,未来快捷支付的接口将统一到杭州,其他分行的接口关闭。
  
工商银行称,多个接口由多家分行实行多头管理,容易出现技术和管理上的问题,存在风险隐患。支付宝所在地在杭州,由工商银行专门对支付宝快捷支付接口进行维护和管理,有利于保障客户交易安全。
  
工行相关人士解释说,未来快捷支付的接口将统一到杭州,其他分行的接口关闭。如果把指令发到已关闭的接口,可能造成交易失败。
  
关于统一接口工作,工行与支付宝方面前期已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并做了充分的准备和安排,相关工作均在后台完成,如支付宝方面配合,对客户交易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原来是随机支配,统一后如果支付宝配合,把指令发到杭州即可。但如果支付宝不配合,有可能造成交易不成功。”
  
据报道,根据银监会早前出台的86号文规定,银行在3年前就应该立即对快捷支付进行整改,增加首笔业务面签认证环节,但银行并没有这么做。各商业银行在与支付宝的合作中,开始是得益者,但博弈双方力量慢慢发生了变化,支付宝的议价能力越来越高,同时快捷支付盗取事件接连发生。这让银行如梦初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