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支付限额银行态度分化 调整节奏不一

“四大行集体下调快捷支付限额,狙击余额宝们”事件沸沸扬扬。实际上,各行调整支付限额的时间并不统一,最早始于去年下半年。

一家股份行电子银行部负责人说,该行客户就曾出现过快捷支付相关风险事故,逐渐意识到其中的风险,才在调高快捷支付限额后,又重新调低。

不过,一些中小银行并未跟进。“我们接入第三方支付的量并不大,出于首先满足客户快捷支付需求的考虑,暂时不会对限额进行调整。”华南一家小型城商行电子银行部人士说。

3月2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先后联系民生、兴业、招行、光大、华夏、浦发、广发、北京银行等银行客服,均表示目前相关快捷支付额度并未调整。出于风控要求和客户群体不完全一样,各行限额调整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比如,招商银行、民生银行就提高了理财通快捷支付限额。

24日,央行公开释疑,称《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目前仅处于在央行职能司局与机构小范围讨论的阶段。新限额标准,仅是综合考虑近年来主要支付机构笔均交易及反洗钱要求等提出的初步意见。其中涉及的重大问题,还要征求公众意见。

限额调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

3月22日,建行调低了该行银行卡对支付宝快捷支付业务交易限额标准,由单笔单日5万元(含)(下同)、单月20万,下调至单笔单日5000元、单月5万元。同时,对财付通快捷支付限额也由当笔当日5万元、单月10万元调降至单笔单日1万元、单月5万元。

此举被不少市场人士理解为,四大行集体下调限额,是为减缓“余额宝”们对银行存款的冲击,以及呼应央行此前发布的征求意见稿。

实际上,这并不是一次四大行的统一行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四大行客服了解到,2月28日,工行调低支付宝快捷支付限额,当笔当日限额由5万下调为5000元,每月限额从20万降为5万。对财付通的快捷支付限额暂未调整,仍为当日当笔1万元、单月5万元。

工行电子银行部人士称,工行是最早的支付宝托管行之一,现在也是支付宝最大的托管行之一,也不可能说特别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把余额宝、支付宝等限制住。

3月17日,中行对支付宝快捷支付限额下调至当笔当日1万元,农行随后跟进调整至相同标准。此外,中行、农行对财付通快捷支付限额保持在当笔当日1万元。

对此,上述股份行电子银行部负责人表示,这并非监管部门统一指导,否则没有必要一家接一家调整。提前向上述征求意见稿靠齐的逻辑也说不通,因为当笔消费并未至5000元,而以1万元居多,而且央行此前也表态征求意见稿短期内不会实施。

多位银行电子银行部人士介绍,快捷支付相对风险较高,主要是出于增强客户资金安全性角度出发。以卡通支付来看,支付时会跳转至银行页面,需要U盾等进行操作,有更高的身份登记认证要求,而快捷支付则直接跳过了银行相关系统,不需开通网银,更快捷方便,但也加大了风险。

对于“银行借限额阻止余额宝们对银行存款的分流”的说法,多位银行资管部门人士认为并不成立,银行账户资金转入支付宝,可通过卡通支付、快捷支付、网上银行、网点等,目前只下调了快捷支付额度,且并未阻止投资者通过其他渠道购买余额宝等。

以建行为例,使用一代网银网盾给支付宝充值,限额默认单笔5万、单日累计10万,而二代网银网盾则为当笔当日50万元。

招行民生提高理财通快捷支付限额

3月2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民生、兴业、招行、光大、华夏、浦发、广发、北京银行等银行客户,均表示目前相关快捷支付额度并未调整。

上述股份行电子银行部负责人介绍,“不排除其他股份行也会下调调整,但调整,也只是针对快捷支付这一块。”

和阿里集团一直保持着各方面合作的民生银行,在支付宝快捷支付推出初期,将当笔当日限额调高至2万元,随着逐渐意识到其中的风险,并在今年1月末,就将限额调低至当笔当日5000元。相反,却将财付通快捷支付限额由当笔当日5000元上调至2万元。

对于个中原因,一位知情人士分析,客户在赎回理财通时,资金只能回到绑定的银行卡,相对安全,而且对银行来说,赎回后,回到银行卡的资金量比之前还多,这增加了其和相关机构合作的意愿。但支付宝快捷支付的风险则相对较高。他认为,这或许是民生银行“一增一减”的原因。

对银行来说,快捷支付完成后,银行并不了解具体的支付信息,信息上的不对称容易造成失控;第三方支付有了牌照之后,接入了银行网关,但是快捷支付可以不用银行交易密码这套系统将钱转出去,省掉了动态验证码等多个身份验证环节,存在安全隐患。虽然支付宝有相关的保险赔付机制,但出现较大甚至系统性风险时,赔付能力就存疑了。

也并不是所有股份行都偏向于下调限额。以招行为例,1月30日前后,其将财付通快捷支付限额由当笔当日5000元上调至3万元。

接近招行电子银行部的人士介绍,一方面,腾讯公司员工的代发工资业务由招行负责,基于合作,招行应尽可能给腾讯员工提供最大便利,并支持腾讯业务发展。另一方面,相对其他股份行,招行的零售客户较多,对理财通的需求也相对较多,提升额度可更好满足客户需求。“对于没有利益冲突的股份行,可能会出于风险考虑做调整。”

上述华南一家小型城商行电子银行部24日正讨论相关对策,该部门人士认为作为小型银行,调整的意义不大。以该行为例,考核的是电子支付的笔数、柜面替代率、网银开户数等指标,接入一两家主流的第三方支付,额度根据风控要求和所在行客户情况适度控制。

“目前,银行在快捷小额支付方面确实做不过支付宝、理财通等,银行也没有找到中立的第三方手段来控制风险。要么银行把客户的银行卡信息、支付信息一并丢掉,要么就是干脆限额、不连第三方支付等。”上述电子银行部人士称。